首页 > 人物聚焦 > 正文

关于“利比亚难民”的误读

2016-02-23 09:09:00

自去年以来,西亚北非乱局引发的难民危机占据全球媒体版面,成为上至政客辩论下至民间巷议的热点话题。

难民来源两大主线:一条自东向西从东南欧涌入,始自战乱的叙利亚、伊拉克境内,大略统称“叙利亚难民”。另一条自南向北跨越地中海,大多从利比亚出发登陆南欧。不少媒体简略贯之以“利比亚难民”名号,事实上多存误解。

利比亚虽充当欧洲难民危机中一条重要的通道,但大量涌入欧洲的难民中,利比亚人鲜见。甚至可以说,利比亚人没有难民。

【利比亚是外来难民集散地】

一些媒体所称“利比亚难民”的主体,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的非法移民,主要来自马里、尼日尔、索马里、厄立特里亚等国。他们大多通过利比亚南部几乎开放的沙漠边境前往地中海沿岸,等待机会跨越地中海前往欧洲。

因过境利比亚而称之为“利比亚难民”,并不准确。正如同过境希腊的伊拉克、叙利亚难民,不能称之为“希腊难民”一样。

利比亚北部海岸距离意大利兰佩杜萨岛不到200海里,数小时航程即可到达,是偷渡前往欧洲的便利地点。

2015年前9个月间,约13万非法移民从利比亚出发,穿越地中海到达意大利。在一些较小的城镇,如塔朱拉、加拉布里等地,几乎每天都有挤满人的小船出发。

这些非法移民从利南部边境经陆路穿越至利比亚海岸,每人须向组织者缴大约1200美元。之后如想登上一艘前往意大利或其他欧洲国家的船,还需要向组织者缴800至2000美元不等,这些“蛇头”不少是利比亚当地民兵,一些还是在政府“挂牌”的正规军。

非法移民乘坐船只,一进入意大利海域就会发出求救信号,等待海岸警卫队救援。为节省成本,船只燃料往往没有加满,船只通常严重超载,致使沉船倾覆事故频繁发生。有难民感觉船只条件简陋拒绝上船时,蛇头会开枪恐吓逼人上船。

尽管距离只有数百公里,从利比亚经地中海进入欧洲眼下已成为世界上最危险的偷渡线路。仅2015年4月一月间,利比亚近海一系列沉船事故致死大约1100人。

不少媒体评论称,利比亚附近海域已成“血色地中海”。

【利比亚人不当难民做移民】

自2011年利比亚卡扎菲政权倒台以来,新政府一直无力将地方、部落、宗教等势力捏合,致使军阀割据地方,安全形势糟糕,武装冲突、恐怖袭击不断。这给不少人创造印象,逃亡难民应该不少是利比亚人。

实际上,利比亚人躲避战乱多是在国内投靠亲友,也有人搬至国外居住。更准确地说,利比亚人是因为战乱而移民,一些个例或用“搬家”一词更为妥当,鲜有人沦为远走欧洲谋生的难民。

从心态上讲,利比亚人耻于做难民、寄人篱下,在卡扎菲时期塑造了一种“骄傲”的民族性格。再从经济条件来说,先前卡扎菲执政时期,公共部门倚靠丰厚石油收入,待遇不低。在私营领域,北非区域内利比亚人以头脑活络著称,有不少跨国贸易商人。很多家底丰厚的商人以及颇有势力的“前朝遗老”选择在邻国突尼斯暂居。

现年32岁的阿卜杜拉希姆·阿里来自西部城市米苏拉塔,2011年后武装冲突不断,他“每天担惊受怕”,搬至首都的黎波里。阿里告诉记者,他先前在一家国营铁厂工作,尽管工厂现在停工,他仍可领到每月800第纳尔(约合400美元)的工资,除此之外他开出租车,养活7个孩子。

在靠近利比亚边境的突尼斯旅游胜地杰尔巴岛,大量利比亚人入驻各星级酒店,不少酒店停车场旗杆上已升起利比亚国旗。首都突尼斯市内,2014年下半年利比亚内战冲突升级以来,大量利比亚人的涌入已将房屋租价推高三成至四成。一些工薪阶层的突尼斯租房客,对来自利比亚的“土豪”多有不满,抱怨他们抬升了生活成本。

按突尼斯媒体的说法,约有150万至200万利比亚人眼下居住在突尼斯。利比亚驻突尼斯使馆方面称这一说法略有夸张,估计在突利比亚人为100万人。

利比亚人口大约600万人。

【难民危机背后的政治】

关于地中海难民危机中媒体报道“重大人道主义危机”一词多次出现。而一些官员“关切、呼吁、强调、决心”之后,非法移民并未有明显减少。

一些分析师说,难民问题长期以来是利比亚政府与欧洲国家讨价还价的政治筹码。在卡扎菲执政时期,政府也利用非法移民议题“要挟”欧洲。

2014年下半年以来,利比亚分裂为由宗教势力和世俗势力分别支持的东、西两大政治阵营。双方在2015年均表态将加强海岸警卫队巡逻,拦截、救助非法移民船,遏止难民潮。不过,双方均对管控非法移民没有长期投入的计划,更多地是作为一种向国际社会伸手要援助的手段,像“表演”。

另一方面,欧盟在应对地中海非法移民议题上,为满足选民心理需求,一些政府仍寻求指标不治本、寻求立竿见影的措施。

2015年5月,欧盟曾争取联合国安理会授权,希望采取军事行动,出动军舰在北非利比亚水域摧毁蛇头船只。这一行动遭到利比亚政府反对和民众反感,利比亚认为欧盟意在获取在利比亚近海实施军事行动的授权,干涉利内政。

的黎波里大学政治学教授曼苏尔·舒克里说,非法移民是复杂问题,涉及贫穷、疾病、政局不稳、武装冲突等,单靠武力打击偷渡船只是消除表面现象。“理性了解非法移民的真实、深层次原因,才能解决问题”。(完)(记者张远,编辑袁原,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)

上一篇:外媒:加沙40万儿童心理有问题 封锁中学会画坦克
下一篇:美民调:一半美国人认为中国是全球第一大经济体